妖娆绽放

门源---在菜花中沉醉,在雪山下放飞(2015年西北大环线探路行)

      去门源,是为了看那铺天盖地丶层层叠叠丶气势恢宏的耀眼油菜花,又说,七月5日到25日是油菜花开得最旺、最艳的日子,于是,七月23日我们从敦煌,途经张掖,来到问源。
     下了高铁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站门前依然有很多小车待客,十元一人,十几分钟,就到了青石嘴。
 六月份就订好了房,订的是浩青宾馆,不过是支付宝转帐的,于是有点忐忑,少了个平台,隔了那么久,谁知道还认不认帐呢?见到浩青宾馆马老板的时候,他带我们去看了他的地下室,无窗,但也干净,但我已经表明了,我出来不是为了住地下室的,于是马老板又把我们安排到对面的亚丁宾馆。以为是被卖猪仔,到了却发现是间老牌的大宾馆,旧了点,环境不错,设施齐全。这样的价格能在旺季住到这样的宾馆,果真是童叟无欺啊,心里默默为马老板点赞。
      虽然是青石嘴最旺的地段,但其实除了几间餐厅,其他就没什么好逛的。洗洗吃吃也到了凌晨才睡下。
      第二天六点,我们从亚丁宾馆出发,带上两个五六岁的小孩,迎着清晨夌列的寒风,一路哆哆嗦嗦地向圆山观花台急行。六点多的公路只有我们疾行的脚步声,寂静,清冷,黎明前的黑暗,耳朵冻得仿佛要结冰……半个多小时后,我们喜滋滋地到达观花台,不想却被拦在了门口。守门员很拽很叼地说:我们五点钟就已经在这里收钱了,60元每人。

其实观花台这里不是最佳的日出观赏点。但在十几分钟后在看到太阳从山那边缓缓蹦出来时,感觉还是相当的惊艳。清冷的油菜花地突然间涂上一层金灿灿的晨光,美得让人心头颤动。

 
       可是,早晨的观花台上实在太冷了,呆了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再也耐不了寒了。七点左右,我们就下来了。那很拽的守门员出尔反尔,又不答应我们可重复使用那门票了。不过那观花台其实也不值得我们再去了,因为它确实相当坑爹,就一个用木建成的小栈道,有点山势,可以看到下面的油菜花,但不可入花丛中。

比起之后到的另外一个景点,芬芳浴,观花台就实在是弱爆了。 花海芬芳浴景区位于距离门源回族自治县城18公里的皇城农场。“七月流火,浩门河谷的大片油菜花摆出撩人的姿态。山那边,飘忽的云朵和湛蓝如洗的天空不紧不慢,将你包裹。大片油菜花海中,搭建着亭子和木栈道。芬芳浴,就是让你沐浴在花海的芬芳之中。

 这是门源的小马师傅带我们去的景点。在门源一天游中,马师傅确实是个宝。遇上他,也是缘份吧。当时我们从高铁站拉我们回青石嘴的师傅说包他的小车一天四百,我们嫌贵。到第二天去了观花台后,觉得门源不过尔尔,于是准备回宾馆睡觉。在回宾馆前去了趟超市买水,一进门就撞上一位有着慈祥笑容的老婆婆,水的价格也很正常,农夫山泉二元一瓶。交完钱的时候恰好马师傅(她的儿子)进来,问了一下当天的行程,便决定包车。

 

事实证明,这包车包得相当值得。马师傅和带我们去了花海, 岗什卡雪山和芬芳沐。半天的时间只能看这么多了。而我们又是甚为拖拉的家伙,每个景点都能玩很久。这几个景点相距不远, 岗什卡雪山是个未完全开发的景点,只有依稀一些本地人的身影,山路蜿蜒而上,路边野花美得特别让人心醉,草原上羊群随处可见,悠然吃草。

 

可惜我们逗留的时间太短,不然就可以好好尝尝马师傅岳父家的烤全羊了(他岳父在附近草原养羊),一千多一只,二十六七斤,这个真的可以有。因为一路上我们吃了两次,一次在青海湖,一次在桑科草原景点。两次都让吃货们回味无穷,青海湖的便宜很多,桑科草原景点的太贵,相比之下,这里的性价比挺高。马师傅很亲切。特别是对小孩子,遇到要过小河的时候,他直接一个个抱起小孩子过河。15009708024(他的电话)可以跟他联系。听说还可以住他家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特别喜欢这人迹稀少的雪山,不过,很快,它也将成为一个像观花台一样的景点,因为景区工程已在启建。可能两年,可能三年。但它始终要向商业化迈步。所以,趁还没被糟蹋,去一趟吧,去雪山脚下自由地呼吸,去听雪山脚下七彩瀑布发出的潺潺水声,别忘了,在路边停留,闻闻绿地上不知名的野花.....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走过门源,让我怀念的,除了那广阔无垠的油菜花,还有雪山上的那一片白。但有一天,走在合作的大街上,我突然听到小屁孩偷偷地凑近我的耳边,轻轻告诉我: "我怀念门源的油菜花。”在那一霎那间,我竟然热泪盈眶----并不是矫情,只是当你走过了很多陌生的路,你的心就慢慢的越来越柔软。原来,我们在寂静寒冷、漆黑无人的公路上一起奔跑的时刻,才是回忆的永恒。

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

          羊年春节假期倏忽溜去,我都没能想起时间哪里去了。反正不是在亲朋好友的家里,就是在访亲的路上。年前订的计划一个都没成型,这就是现代人的生活,貌似忙碌,实际混厄。即使自制如我,亦逃脱不了纵情欢愉的诱惑。恰逢春风暖,花絮飞,我正好从你身边路过,或许还可以听到你说的那句甜言蜜语?起风的时候,忆起你扔给我的黑色外套,粗暴而细腻。嘘……不言语,靠在废旧的墙边,我的长发,早被你粗重的沉默穿越。  

        你坚硬的胸膛总要把我拥抱得更加多愁善感,我们早就约好这一次相恋,即使再轰轰烈烈,也也在下雪前老去,不动声色。

      请最后一次为我掸一掸眉间的爱恋,然后走完这寒冬的田梗,把念想,一起留在一点点老去的田野。

  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 - 惑惑 - 妖娆.绽放
 

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 - 惑惑 - 妖娆.绽放

 

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 - 惑惑 - 妖娆.绽放

 

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 - 惑惑 - 妖娆.绽放

 

走过田梗,走过昏黄的念想 - 惑惑 - 妖娆.绽放